•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000xb.com ff227.com vn613.com vn215.com se808.com yz568.com 266gg.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圣心商学书院姊姊不断被强奸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写出来以解心头之结。当年……

    ‘叮当∼叮当∼’

    我蛮不情愿地来到邻居的门前,按下门钟。

    刚才洗澡的时候,一不小心,将用来替换的奶罩弄跌在地上。虽然我第一时间把它拾起来,可是因为刚洗完澡,所以满地水渍,两个奶罩都给弄湿了,无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晒衣服的架子上还有一个奶罩,是前两天开始晒的,现在应该已经干了吧。

    好死不死,今天整天刮大风,那奶罩可能夹不紧,结果给吹到邻居的架子上了。

    我们的大厅窗口互相对着,最初我是无意中看到邻居屋子里的男人,他看来只有二十来岁,样子也不错,所以后来每当我闲著无聊的时候,我都会在窗前帘子后偷看那屋子里的情况。

    看了几天之后,我便发现他不是好人。

    从我的窗口,可以看到他大厅的电视画面和电视对面的沙发,有一次,我看到电视画面上出现的,竟然是色情光盘里的镜头︰两条脱得清光的肉虫纠缠在一起。

    更令人呕心的是,他光着下身,坐在沙发上,一边看光盘,一边把那话儿搓玩。

    虽然这是儿童不宜的情景,不过我正值对男人和性感到好奇的青春期,所以我深深地被吸引著。

    经常在我家楼下的商场店舖售卖色情光盘,令我一直对这种东西感到好奇,但又不敢去买,现在可以免费看到,岂不妙哉?

    但我很快便感到失望了,因为距离关系,我看不清电视画面的内容,虽然是看见一个人趴在另一个人身上不停的把身体摆动着,但我分不清哪个是男人、哪个是女人。

    我看了一会便感到索然无味,便将注意力转移到男人的自渎行为上。

    虽然只有十三岁,可是我早已发育了,而且已经有了好几个月的自慰经验,我忘记了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和如何做的,只记得最初只是把半截尾指放进私处,轻轻地做着进进出出的动作,直至到达高潮为止。

    后来稍稍认识了男性的生理结构后,便开始有此疑问︰男人没有小穴,反而有枝像棒棒糖般的性器官,那用屁股也想像得到,一凹一凸,男人在跟女人做爱时,必然是把那东西放进女人的那地方去,可是,他们是如何自慰的呢?

    那一次终于看到了︰原来是把那话儿握在手掌里,然后不停的前后套弄,看来跟我们进进出出的自慰方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先是看得出神,过了好一会才留意到他那话儿的尺寸︰男人虽然身材高大健硕,手掌看来也很大,可是仍没法把那话儿完成握住︰那话儿前头大约还有一两寸跑了出来。

    他弄了一会后,那话儿不断喷射出白色的液体,液体强劲地射出,有些还射到他前面的电视画面上,但更大部份则落在地上。

    我觉得好脏,不敢再看下去。但午夜梦回,我都不自觉的想起这个男人、想起他的那话儿,而自慰的时候,更加会幻想他的东西插进我的体内……

    然后我更泄上了偷窥的陋习︰每星期总有好几晚,他都会大模斯样地在大厅的沙发上自渎,每次我看完之后,在睡觉前都忍不住要自慰一下,否则便无法入睡。

    虽然偷看过无数次,可是除了他的样貌、他的身材和他的自渎动作外,我对他实在是全无认识,我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我不想跟他面对面的接触,所以也犹疑了好一会,是否要过去把奶罩取回来。

    最后我还是决定去走一趟,因为我想到像我这样正在发育的少女,如果不戴奶罩来固定乳房的位置,搞不好过了一晚之后,乳房便会变形,到时恐怕无药可救了。

    也因为我是个正在发育的少女,包括脑袋也还没发育,所以我没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是多么危险的事情,尤其是我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孩,而对方却是一个变态的大男人……

    我按了几下门钟,都没有反应,我正要转身离去,大门却打开了。

    ‘你……小妹妹,有什么事吗?’

    ‘打扰你真不好意思,我住在你隔邻,我……我有件衣物刚才给吹到你那边的晒衣服的架子上……不知是否可以让我取回……’

    ‘喔,那你先进来再说吧……’他客气的打开大闸让我进去。

    我脱下拖鞋入屋后,他问我︰‘我才刚把衣服收回来,没仔细看过,便把它们塞进睡房的抽柜里,你等我一下,让我去看看。’

    ‘那真麻烦你了。’口里是这样说,我心里却想︰这么贴身的衣物给男人摸过,真不知要不要再戴在身上。

    他入房后,我站在大厅里等候。屋里地板的是瓷砖,我赤脚踏在上面,觉得又冰又冷,让我浑身不自在。

    不单是冰冷的感觉,我还觉得右脚底下,还好像湿湿滑滑的。我悄悄的把右脚移开,然后低头一看,只见刚才我踩着的地方,竟然有一滩薄薄的水迹。

    但那不是水迹那么简单,刚才把脚底贴着地板移动时,我已经感到那液体粘粘的,现在还隐约嗅到阵阵的腥臭味,有点像男人射出来的东西的气味……

    一阵呕心的感觉涌上胸口,我差点想转身跑回家去把脚洗干净。

    但想到这样反而会做成尴尬,我最后还是忍受下来,反正都踩个正著了,早一点去洗跟迟一点去洗,分别都不大。

    过了一会,他拿着我的胸围走出来。

    他来到我的面前,我正想跟他说声谢谢的时候,却见他盯着我的胸前。

    从他的淫邪目光,我知道一定不会有好事,我底头一看,果然,我穿着的白色T恤,在乳房的尖端部位有两小点凸了出来。

    T恤下面没有任何衣物,宽松的T恤,随着我的走动动作而摆动,两粒乳蒂给T恤轻扫著,难怪刚才我一直感到浑身不自在,但我竟然麻痺大意,两粒乳蒂给刺激得勃了起来也不知道,还要给好色之徒用眼睛大肆非礼。

    ‘你……’我气得满面发热,并用手遮掩著胸前。

    ‘嘻嘻……小妹妹请你不要误会,虽然你说胸围是你的,可是我怎知道你有没有骗我?所以最少我也得看看你的尺寸是否跟这个胸围配合,不过看了好一会我都没能确定……不如你揭起你的T恤,这样我会看得清楚点……’

    什么?揭起我的T恤?我的T恤下面没有穿任何衣物,把T恤揭起,不就让他看到我赤裸的乳房了吗?就算我穿了胸围,也不会为了取回一个胸围而这样做吧,这个男人真是神经有问题啊。

    我鼻子里哼了一声,跟他说︰‘不给便算了。’便想转身开门离去,他却死缠不休︰‘你不让我看,那你一定是冒领人家的东西,所以作贼心虚吧。’

    他说我冒领人家的胸围?真是无理取闹。虽然是在人家的屋里,我还是忍不住把他大骂︰‘死色狼!你再缠着我,我便要呼喊了!’

    怎知他毫无惧色,反而嘻皮笑脸的说道︰‘我看是你这个女色狼缠着我才真耶,经常偷看我打枪,还找个籍口找上门来……’

    什么……他的意思……是说他早知道我在偷看他么……

    ‘你看了我的肉棒那么多次,现在我要看看你的奶子也不算过份吧。’他一边说,一边向我步步进迫。

    我给迫到墙角,终于退无可退。我大声地唬烂他︰‘你再行过来,我便真的要大声呼喊了!’

    他看到我认真的态度,有点犹疑,然后笑着说︰‘小妹妹,不要那么神经质嘛,只不过跟你开开玩笑罢了,谁要对你这种连毛也没长出来的小女孩有兴趣?你为我是变态的娈童僻么……’

    他一边说,一边把胸围递给我,这时我才松了一口气。幸好把他吓倒了,要是他真的再行过来,我实在没把握会有勇气去大声呼喊,要是把事情闹大,让左邻右里知道我偷看男人自渎,那我以后还有面目去见人么?而我父母甚至可能会把我打死呢。

    不知是我过份紧张还是什么的,虽然他态度软下来,但我总觉得他嘴角一直泛著一丝妖异的笑意,让我打从心底里发毛,所以我仍保持着警惕,生怕他暗里隐藏着什么诡计、又怕他会改变主意。

    我把胸围拿到手里的时候,觉得胸围湿了一滩,而且又粘又滑,我先是怔了一怔,再过了一下子便想到那是男人的精液。我感到既尴尬又气愤,面上也觉得发热。

    他看到我的表情和反应,嘴角的笑意更浓,我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果然包藏着祸心,难怪忽然那么顺摊,肯把胸围还给我。

    ‘嘻嘻……真的不好意思,刚才我用了你的胸围来打枪……一不留神便把东西射到胸围上面去……’

    我差点便昏了过去,这个男人比我想像中还要变态,虽然他说他自己没有娈童僻,我却肯定他是恋物狂。胸围给他摸过,我早就想把它丢进垃圾桶里去,所以胸围给弄污了都算了,可是现在连我的手也沾上了变态男人的毒液,真的倒楣透了。

    我气得把胸围丢向他,然后转身便想离去。我是很想把他大骂一顿,可是像他这种不知廉耻的人,怎么骂也没用,不如早几秒走人,这个肮脏的地方,我是多一秒也不愿逗留,更不想多对这个人一秒钟。

    怎知我才刚一转身,他就从后偷袭。我冷不防他有此一著,被他轻易从后抱住。我反应也不慢,感觉到自己身陷险境,立即就想叫喊,但他动作更快,在我未叫出来前便已经把我的T恤下摆翻起,用T恤把我的头盖著。

    ‘救命啊……’声音传不出去,我只听到自己低沉的叫声。虽然上身一阵凉意,但我已经没空暇去保护裸露的乳房,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摆脱色狼的缠扰,除了继续叫喊之余,双手也作出反抗。

    我一手伸到后面,想把他推开,另一只手想把T恤拉下来,但没有成功。我双手迅速被制服,两只手腕给牢牢抓住,动弹不得,最后还给强行反扣到身后捆缚起来。

    然后我被栏腰抱起,我什么也看不到,但很快便知道他要把我带进睡房里,因为我被他从后压倒在软绵绵的床上。

    我的长裙被揭起,我无从闪避,因为我给压得连转身也不能。他的手指伸进我的内裤裤头,一下子便把内裤拉到大腿。

    我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他的手粗鲁地搓捏我的屁股,然后还把手摸到前面,玩弄我的私处。

    ‘不要……’他的手指把我的私处揉得发热发痒,让我感到有点难受,但更难受的是,他竟然强行把手指塞进我体内,还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虽然我自慰的时候也会把手指放进去,可是我的手指哪有他的那么粗壮,更不会像他那样粗鲁,所以我即使习惯了自慰,也受不了他的蹂躏。

    但更难受的遭遇还在后头。他的手指做了好一会进出动作后才拔出来,然后我给翻转身来,双脚也给抬高,跟着下体一阵撕裂的剧痛,我感到一条硬物强插进我的私处。

    跟着他再一次进行粗暴的进出动作,但这一次蹂躏着我的,是比手指更加粗大的男性器官。

    虽然我在三、四天之前已经失去了处子之身,但再一次被男人强暴,我还是感到无比的痛楚。

    他抽送了十来下,我咬紧牙关,强忍痛楚,终于忍到他发泄的一刻。

    我感到他在我体内喷射出火热的液体,然后他的那话儿也从阴道里褪出去,液体也源源从我的私处流出。跟着,盖住我面部的T恤给拉下来,我看到他淫邪的面容和充满血丝的双眼。

    ‘原来你早已经不是处女……想不到你年纪小小便已经乱搞男女关系……’

    不!我没有……我在心里呼冤的同时,也给他唤起了惨痛的回忆……

    那是发生在几天前的事情。那一天的下午,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当时我刚放学回家,身穿小学制服的我便开始温习功课。

    忽然门钟响起,我开门一看,只见门外站着两个男人。

    他们说是楼下的住客,电视在播放途中突然出现雪花,所以想上来把天线调校调校。

    事后回想起来,发觉我当时真蠢,虽然楼下的天线经过我窗外伸延到天台,但真要调校的话,应该是上天台而不是来到我家。可惜我当时丝毫没起疑心,把门打开,结果是引狼入室。

    两个大男人入屋后便轻易地把我这个十三岁小女孩制服,我惊觉不妙,但要反抗已经太迟,然后我被推进睡房的床上。

    为保贞操,我拚死抵抗,不过这当然都是没有作用的,我只能够采取不合作态度,把身体乱动。

    混乱中,我给打晕了。但我还有少少意职,下体不继被碰撞。

    当我再醒来时,我正张开大腿躺在自家睡房的床上。穿在身上的小学制服被扒开,胸围挂在手臂上,内裤挂在大腿上,我还感到下体刺痛,伸手去摸,感到有粘粘滑滑的液体正从私处倒流出来。

    我把沾了秽液的手指拿到面前一看,那是我第一接触男性的精液。粘粘滑滑的白色液体散发著难闻的异味,而当我再细看时,我便忍不住痛哭起来,因为那滩液体里夹杂着点点血丝,我知道我清白之躯已经被玷污了。

    我不知所措,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只想把肮脏的东西洗去。我跑进浴室,反复地把身体清洗干净,我知道姊姊和妈妈不会这么早回来,所以花了整整一小时来洗澡,然后才把床清理好,不让半点痕迹留下来。

    我当做了一场噩梦算了,心情虽然渐渐平复下来,但私处却一直隐隐作痛,就算自慰也不行,现在再被粗暴侵犯,旧患再次受到重创,使我痛不欲生。

    虽然已经饱尝兽欲,但他还未肯放过我,改向我的乳房侵犯。

    ‘不要……求你放过我……’

    ‘嘿嘿……刚才借用你的胸围打枪时没想到你会自动送上门,否则便会省点弹药……不过时间还多着呢,再跟你打多几炮都没问题……’

    ‘你放过我吧……晚一点我家人回来看不到我……他们一定会报警的……你现在放我回去……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嘿,你不要大我呀,今天早上我看到你父母拖着大堆行李出门,还听到他们说去意大利两三个星期呢……’

    ‘但我姊姊快要放学回家……她看不到我在家……她也会报警的……’

    但这也没有把他吓倒,反而勾起了他对我姊姊的邪念。

    ‘你姊姊……你是说你那个在嘉诺撒圣心商学书院的学生妹吗,嘿,我老早就想那种 OL 学生妹了,多得你提醒我,反正你不是处女,再上上你姊姊作补偿吧。’

    他眼著房内我和身穿圣心商学书院制服的姊姊合照看淫笑着,我心头凉了一截。

    ‘不!求你不要伤害我姊姊,你想要做什么,就在我身上做吧,求你不要伤害我姊姊……’我着急地求他。

    ‘嘿嘿……你现在算是求我上你吗,放心,待我搞定你家的大小姐之后,我一定会成全你的!’

    ‘不!不要!’想到即将会发生在守身如玉的姊姊身上的悲惨遭遇,我不禁竭斯底里地狂叫起来。

    ‘不要吵!’他猛地打了我几个耳光,但为了姊姊,我忍着痛楚大喊救命。

    为了阻止我呼喊,他先把他的内裤塞进我的嘴里,然后找来两条毛巾。一条毛巾用来缚着我的口,使我无法把他的内裤吐出来,另一条毛巾,则缚着我的双脚。

    他恐吓我不可乱动之后,便转身离开房间。我看到他背脊的裤头插了一杷生果刀。

    我不停的挣扎,但我的手给缚得很紧,无论我如何的挣扎都没用。我花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可以坐了起来,从房里的挂墙大镜,我看到缚著双手的,原来是我的胸围。

    我移动身体,把胸围贴著窗台的云石边缘的一个锋利缺口,想把缚著双手的胸围带割断,但胸围带的材料太过坚韧了,我弄得满身汗水,都没有丝毫进展。

    这时听到虚掩的大门外传来男女对话的声音,虽然听不清楚内容,可是那个女的就是姊姊没错。

    姊姊!危险啊!快快逃跑!不要跟那个男人搭讪!

    我在心底里重复叫喊,可是姊姊没有感应到,还给骗进屋子里。

    ‘你妹妹就躺在那房间里,我帮你一起扶她回家吧!’

    ‘真谢谢你了……’姊姊还未说完,便出现在睡房门口。她一看到我,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而男人同时从背后抽出利刀架在姊姊的粉颈上。

    他立刻从后面揽实我姊姊,隔着恤衫也感觉到姊姊对波好有弹性,姊姊立刻反抗。反抗时全身不停摇动,他把我姊推倒在梳化。

    “呜…放过我…呜呜…求…求你…不要…”

    毫无防备的绵软乳房在薄软的丝料织物下被揉得变形,扭扯之间姊姊身上的校服窄裙因腿部的扭动翻卷在大腿间,暴露出薄如蝉翼的肉色透明连裤丝袜包裹着的娇媚迷人的粉腿……

    他一边隔着浅蓝色紧身恤衫揉弄绵软温润的乳房,他更进一步撕解开我姊校服浅蓝色的恤衫的领口,我惊愕的看着姊姊贴著自己乳沟的漂亮小纽扣弹落在地上滚到沙发底下。

    我就见到白色蕾丝花边胸围,胸围里面便是有弹性的乳房,他把姊姊胸围往上一扯,乳房完全露出,立刻见到细小的乳头,更是漂亮粉红色的,他一路搓我姊的乳房,一路又吸吮粉红色细小的乳头。

    我姊姊皱眉头流着眼泪,之后他把姊姊所穿的开叉窄裙的裙摆,翻卷在扭动的腰肢上,从裆部粗鲁撕裂扯开薄薄的肉色透明丝袜散乱成两片……

    他将细窄半透明绢丝小内裤经过高根鞋褪下扔在一边,姊姊满脸通红,还有姊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香味,不知如何对应的紧闭双眼猛力的摇头抗拒着他的猥亵。

    “啊!……诶呀……不要……!”他提着姊姊的两只漂亮的足踝跪在莹白的两腿之间,当黝黑的肉棒顶在姊姊细嫩的小腹上时,姊姊不由的感到惊慌和害怕!

    ‘───!’姊大吸了一口气,盯着他看了几秒,然后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接着又看着我看。

    眼泪在姊的眼眶中聚集……嘴巴也微微张著。

    “哈……哈……?张……张……你……。”这几个字好像是非常勉强的才从姊的嘴里挤出来。

    “我……哈……我……。”姊不思议的盯着我、喘著大气、穿着圣心OL装浅蓝色恤衫校服的胸口剧烈起伏著,眼眶中的眼泪也会夺框而出的感觉……。

    在喘息中,姊的眼泪掉了下来。一、二、三……三滴,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突然自己动了起来,他摀住了姊的嘴巴,并将她压倒。

    “唔!!!唔!!!唔───!!!唔唔唔!!!”姊双手抓着他的手很用力的想要将它拿开,但没用,他在上面花了非常大的力气。

    姊的脚也在乱踢,不过也没用,因为他的身体在她的两腿间。

    “靓女……我们干一场好戏给你妹妹看,让我继续吧。”

    “唔!!!唔───!!!唔唔!唔唔唔!!!”姊不断的发出声音,也不断的摇著头,两颗眼睛瞪的很大,惶恐的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更兴奋了。

    “嘿……我一直好想干妳这个圣心学生妹……给我吧?”他将硬直的阴茎贴上姊的私处,想必不用说她也懂了,因为姊更拼命的挣扎着。

    “呵呵,妳挣扎的样子让我好兴奋呀……。”

    他没有像刚才的快速干我哪样,他慢慢玩弄姊姊。他刻意用龟头在她的私处到处滑动,一下佯装要挺进,一下又故意插错地方,被他这样弄著的姊更紧张了、更害怕的,眼泪不停的掉下。

    “唔……唔唔……唔……。”姊的双手放开他的左手,转而抵在他的胸口,双脚也不再乱踢,改成以膝盖顶着他的腹部。

    她的眼泪不断的流着,头不断以微小的角度左右摆动。他咬上姊的耳垂,并将舌头伸向里面绞弄,被他这样一弄的姊显的有些抗拒,头一直往反方向移动。

    而他当然也跟了过去,最后姊是侧着脸、仰著头部接受他的玩弄。

    “唔哼……呵!……嗯……呵!……。”姊不时的发出小小的短吸气声,以其呻吟……真是既可爱又引人犯罪的声音。

    “累了吗?”

    “唔唔……唔……。”姊惊恐的轻轻摇著头。

    “可是我忍不住了呢。”他露出奸笑,将原本就空余出来的手握上阴茎对准姊的阴道。

    姊的表情满是惊恐,视线顺着他的右手移动。姊姊下身不住左右摆动,企图躲开色狼的冲击。

    他的龟头真正触碰到姊的私处,姊的视线便立刻回到我的脸上、鼻子突然吸进一大口气、胸部也升起不少。挂在姊的身上的圣心制服所散发的气息才会更令他兴奋。

    “唔……唔!!!唔!!!唔!!!唔!!!啊呀!!!”猛的一顶,他将整个龟头塞了进去,姊姊再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起来,眼泪唰的流了下来。

    他看见我姊姊痛苦的样子,更加高兴了,哈哈大笑。

    “哈哈哈……看到了吗?进去了唷!靓女……。”

    “唔───!!!”姊正在抽咽著,眼泪还是没停过,看起来真是楚楚可怜。

    “你……呜、卑鄙!”姊抽咽了一下。

    “唔哈!”这是姊的呻吟,因为他快速的挺动了两下腰部作为回礼。原本受到刺激而闭上的眼睛又张了开来看着我。

    “正啊……”他再次挺动腰部,不过这次不停了。

    “哼、哼、哼……哼……哼……。”姊依然在看着我,但她依然在忍耐著,不发出声音,只从鼻子里发出了些气声。

    “哼……哼……唔!”他拉开姊的双手将身体弯下去抱着姊,并吻上她的唇,姊用她的双手无力的推着他,明知道逃不了还是要无意义的踢着脚。

    他的腰部仍然没停过,沙发所发出轻微的‘吱喳’声配合著结合部位所发出的声音。

    “呼哼……呼哼……呼哼……”由于嘴巴被我封住所以有些声音我听的更清楚了,是姊身为女人所该发出的呻吟声。

    紧窄的阴户撕裂般的痛楚,姊姊全身颤抖面容惨白,紧皱娥眉将粉脸扭在我边……软弱的手臂折起,摊开在香肩的两侧,露出剃过腋毛光洁滑腻的腋窝。

    悬荡在空中的细嫩小腿缠绕着扯破的丝袜,踏着高跟鞋的纤足随着抽插晃动……被强迫的圣心姊姊蓝色校服窄裙下两腿蚌开,破烂肉色透明丝袜里两瓣粉色的阴唇半开承受着黝黑肉棒的责弄。

    他拉起姊姊白嫩的手让纤细的手指按抚在被插弄得翻卷的阴唇,粗壮的肉棒通过细嫩的手指捣弄著娇柔的阴户,姊姊知道自己遵从与一个男人的贞洁就这样没有了,我也看见姊姊的处女血被内棒不继拉出。

    “靓女……我要射了……。”他离开姊的唇说了这句话,而姊在此刻也别过头将眼睛闭上,嘴巴也是,只有发出闷哼声。

    “来啦!”他抱紧姊的身体快速的挺动着。

    “嗯哼!”在射精的前一刻他用力的挺了最后一下腰部,我只知道他现在正不断的在姊的阴道中注入精液……

    经过一小段时间的发射后他将阴茎抽了出来,我见姊裹着被撕裂的薄薄肉色透明丝袜的双腿间看着流出带着点粉红的精液。

    我看着把粉脸扭向一边用手背掩住红唇,殷殷细泣及肩长发圣心浅蓝色恤衫校服的姊姊,穿着轻巧细高跟鞋的两条粉腿无力的踏着沙发扶手,曲立折起的腿弯绵软的靠在沙发背上,内心充满了屈辱而极度痛苦的姊姊伸著纤纤玉手轻按著涨痛的娇嫩肚腹……

    正如他所说,他不是娈童僻……只是不继说会搅我他我这个幼妹,威胁姊姊……

    ‘靓女!帮我口交!’姊姊为了不想我比人搞,惟有跪系他前面帮佢含着他的肉棒。

    当天整个晚上,一向坚强的姊姊皱着眉头,随着色狼的一抽一插,穿着圣心校服的姊姊身子典来典去,不继被强奸的她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当天之后一个月,父母为我们姊妹有更大生活空间,他们另外搬开不和我们住,也是我们另一恶梦的起点……

    用当晚拍下的录象作胁,他配了我家的门匙,结婚前不定时跑到我家对姊姊施暴。

    结婚当天也不放过,他潜入新娘房,我就在守房门口,看着他用后面式双手在姊身上上下游走,姊左手撑著梳妆台,左腿白色高跟鞋踏在另一张椅子,右手竭尽全力按著自己嘴的,还得强迫看着在梳妆台镜中的倒影……

    有双手穿过白纱抚弄著淑乳剌激著乳头,在纯洁婚纱裙下自己两腿被迫打开接受肉捧的侮辱,不错,他正强奸著穿婚纱的姊姊。

    ‘天啊!’我和姊难过得泪流满面……

    在敬酒时见姊姊换上中式旗袍,姊姊衰求他不要破坏她的婚礼,加上时间不够就改迫姊跪地口交……

    当晚姊夫被玩新郎醉到在厅,姊姊就再难逃一劫。

    ‘刚下跪地口交时你害我走火,我要处罚你。’

    施暴者得偿所愿将那害他走火高叉旗袍包不著的修长透明丝袜连粉红色高跟鞋美腿拉到腰间,扯破袜裤裤裆拉下小内裤挂在大腿上,松开旗袍扭扣拉链解放紧包著的胸部再起伏不定,粉红的小乳头己经突起,双手被举高按在床上。

    “鸣!”当晚面容娇艳不可方物的姊姊留下两行清泪流在我按在她嘴上的手背,因为对方的内棒穿过袜裤再次无情闯入,下身的痛苦不及内心,内心更痛苦的是破处又是他,结婚初夜不是心爱的老公又是他……

    “正啊……我今晚做新郎哥!”他再次挺动腰部,强奸著中式结婚旗袍下不断扭动成熟的肉体,姊姊再次痛哭,整晚不断被冲击发出悲苦的呻吟声。

    可以的话,我宁愿跟姊姊换个位置。我几年来发育成熟,相貌也很漂亮追求者众,但是他就是不搅我,可能当年搅我时不是处女他不喜欢吧?

    结婚后情况变得更糟,姐夫经常到外国出差一个月才回香港三天,加上姊姊有一个新身分……

    姊夫问姊姊为何还要留要那套圣心校服在衣柜内,姊姊骗他是对母校的怀念,实情是那套校服是淫辱工具,姊姊对母校带给他的伤害痛恨不已。

    婚前婚后在家里无数次奸淫,姊姊都要穿着薄薄白色透明丝袜踏着黑色高跟鞋,白色丝质内衣,身穿着圣心 OL 式浅蓝色恤杉蓝色窄裙校服。

    当天初奸一样硬要我在旁作观众被缚著,破处时不除圣心 OL 式学生制服,看着姊姊紧紧的阴道少分泌又不准用 KY,用不同的体位被大肉棒硬上……

    男上女下时双手用力抓紧床单,丝袜双腿连高跟鞋夹在他的腰间和穿插下身的内棒一样乱晃。

    后入式时左手撑床头挺著上身打开圣心浅蓝色恤衫制服内乱摇的双乳,右手无力向后推他拍他握著姊姊细腰作激烈冲刺的手。

    女上男下时除不断拨开他双手对乳子之侵犯,还要不时按著对方的肚子,不让自己的身子下坠作苦撑,也无法阻止超出姊姊负荷的肉棒,在圣心 OL 校服窄裙内进进出出。

    在旁我看姊姊穿制服被干那么多次,阴唇还是像当年初奸一样成一线不发黑,他也赞我姊姊的阴道还是像处子那么紧,细小的乳头还是粉红色的,乳房还是学生时代那么坚挺……

    不过每个体位都一样,初时结著学生马尾的头发最终被干至散开,拨开头发再看姊姊清纯的面容都被痛奸至扭曲流泪,我的耳畔不停传来姊姊痛苦的呻吟叫喊声,口里不断叫停但圣心 OL 式校服随身身子不断受那衰人冲击。

    看着姊姊被强奸痛泣,我有时也会兴奋,面红耳热。

    就是这样,强奸学生 OL 装,新婚少妇集一身的姊姊,完全满足变态男人的欲望。真是造物弄人,姊姊不孕可以不用套子,跑上来淫辱姊姊的次数就更多了,连姊姊月事也不放过可以有玩处女的感觉。

    有一天他身体出问题入浸会医院,我和我姊本以为可以休息一下,但无聊的他用手机上咸网看到一篇名为“病床上强奸理大护士学生妹”的情色文章,他性欲又起。

    但不能真的找浸会护士来强奸吧?

    结果又是我在病房门后把风,一路用手机看那篇强奸文章,再看我姊变成文章主角。

    情节有如那篇文章一样,在单人房间的病床上,把内裤塞着我姊的口免得她又痛叫,不是护士服是圣心校服的姊姊蓝色窄裙推上腰,丝袜双腿连高跟鞋跪在病床上正被后入式强奸著,姊姊的眼泪又不停涌出,OL 恤衫制服下的双乳依旧上下快速摇动后再被他手紧握,就知他又一次射精……

    那是第一次在家外性交,不过也是最后一次,在浸会病床上强奸我姊的第二天,衰人得了急性肝病去世,姊姊初夜被奸的片段也顺利找出来销毁,我们两姊妹的恶梦也终于完结。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