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000xb.com ff227.com vn613.com vn215.com se808.com yz568.com 266gg.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被蹂躏的极度体验

    我叫丁舒韩,曾经是一个矜持可爱的女孩子。

    在我高二的时候,家里惹上了黑社会,纠缠不清。

    那个小头目对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偿。

    结果我惨遭强暴后还被迫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且要跟他同居。

    他平时对我还不算很粗暴,只是,他在性方面给了我无尽的折磨,让我苦不堪言。

    像我这样羞涩的女孩子,居然被他用各种方式摧残身体,而且逼着我主动的配合他,在开始那段日子里,真是羞耻万分,有时被他蹂躏完以后,真想一死了之。

    可是,我不能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要是出什么状况的话,黑社会一定会狠狠的对付我的家人的。

    而且我那时才17岁,有着自己的梦想和期待。

    家里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如果我死了,父母亲的后半辈子可怎么过。

    我只能坚强的活下去,总有一天他们还需要我去照顾。

    熬过了最开始的那段日子以后,我慢慢的习惯了,也就没了羞耻心。

    不要说身为女孩子,我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也没有。

    他的花样越玩越多,也越来越厉害,但我都忍受住了,在他的淫威下生存下来。

    我很少有机会回家,爸爸妈妈都很想念我,一想到我会怎样的受苦,他们就止不住的流泪,但我所受的苦,又怎么会让他们知道。

    他们无能为力,也只能这样了,依然供我读高中,希望我终有一天能脱离黑社会的魔爪。

    记得一开始的时候,他就要我做深喉技术。

    那种刻骨铭心的耻辱来自于少女的矜持。

    后来,他玩起了肛交,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一天都走不了路,只好请假不去上课。

    以往在学校里,老师和同学眼中的我应该是一个楚楚动人的乖乖女,人缘不错,也保持着特有的羞涩与优雅。

    我有一袭长长的披肩秀发,163的身高,喜欢穿着白色调的裙子。

    我的身材还不错,也很注意打扮自己,可惜后来只有在学校才能保持这种形象,一回到家,就必须面对折磨,面对耻辱。

    而那时候起,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在同居生活,能继续在学校呆下去,我断绝了所有朋友,变成一个孤僻、极端内向的女孩子。

    这样的日子,真的很不好过。

    要躲避众人的眼光,放学回去路上都好像做贼一样,回到家还有非人的虐待等着我。

    常常有男生在我背后指指点点,我知道他们在骂我冷漠、甚至变态,也只有把泪水往肚里吞了。

    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同学冷酷的指责和对待,伤心的我就跑到僻静的教学楼顶痛哭一场。

    他经常让我吞精,最恶心的是在食物上泄了一滩滩的浓精然后要我吃下去。

    而最难受的是周末他经常会特别的折磨我,而且特别喜欢在我的肛门上发泄兽欲。

    为了保持我体内的清洁,免得排出污垢,他在此前常会饿我一天,然后给我清洗好下体才动手。

    他不但要我在过程中做出羞涩的姿态,痛苦的呻吟,而且要我的身体配合好他的动作。

    他的花样实在好多!开始的时候我又羞又怕,不愿按他说的做结果惨遭他的毒打。

    实在想不起来我是怎么熬到今天的。

    许多的折磨,我已经漠然了,甚至忘记了。

    但有些事,却将是我一生都无法抹灭的记忆。

    只有面对它,我才有勇气去面对以后的生活。

    记得有一晚他带我去参加一个舞会,出发之前他饿了我一天,帮我清空了大肠后干了我的肛门。

    那次持续了很久,害我很长时间都觉得痺疼。

    他干完以后,拿了他的牙刷慢慢塞进我的屁眼里,刷子部分在下面。

    牙刷完全没入我体内,外面只剩一截细丝绳,方便以后再拉出来。

    之后,他又把一根20多厘米长的电动震荡阴茎捅进我的嘴里,直到喉咙深处还不停。

    这根东西是比较细的,而且很柔软。

    他竟逼我自己把它吞咽进去。

    我努力的尝试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不习惯,只伸到喉咙口就连连作呕,不过由于没吃饭,呕出来的都是酸水,而且呛的我泪水不住的流。

    他不耐烦了,一把推我在床上,用丝带把我的手反绑在背后,然后扯着我的头发让我的头抬高。

    我知道他的意思,楚楚可怜的望着他,但我知道哀求是没用的,所以我张开了嘴巴。

    “这么小你都吞不下去!等下你要是吞不进,明天都不给你吃饭!”我点点头,于是他再次的插进来。

    由于这次姿势调整过了,喉咙和食道是直线的,所以东西比较容易进入。

    我大口大口的吞噬口水,几次以后,他突然的顺势一推,一股凉凉的感觉传到我的喉咙底,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根20厘米长的塑胶软棒渐渐的没入我口中。

    我知道已经插进我的喉咙了,而且越来越深入,我好怕啊。

    我想呕但是呕不来,喉咙又很痛,只希望他赶紧发泄完,让我得到片刻的休息。

    他模拟著抽插,让阴茎在我喉咙里进进出出。

    中途有好几次阴茎滑了出来,于是我又多了几次吞食的经历。

    他蹂躏了我几分钟之后才作罢,帮我取出来。

    我已经痛的发不出声音了。

    他换了另一根粗的阴茎,拖过我的大腿大字分开,插进我的阴道。

    我实在很难想像这根20厘米长而且比他的阴茎还要粗一小圈的电动棒子是怎么完全进入我的下身的。

    插进以后他开动了它让它震起来,电力足够2个小时。

    他之后又找来我的一根小发夹,在一端穿好丝线后,缓缓的插进我的尿道里。

    他满意的看着我下身的三个孔都被插满了东西,说舞会以后才给我取出来。

    我当时吓的哭了,带着这些在身体里出去参加晚会?不过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反抗是没用的,我只能忍受他的折磨了。

    之后他用卫生巾帮我垫好,防止我的体液被刺激流出来。

    然后帮我穿上月经带,就叫我自己去穿好衣服了。

    走动的时候我才知道下身的感觉很难忍,屁眼那里牙刷头刺到里面敏感的内壁,让我几乎要失声叫出来,而阴道里的震荡,让我感觉湿漉漉的,分泌液可能已经渗透到卫生巾上了。

    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很好看的衬衫,还有一条优美的乳白色长裙,这是我最喜欢的打扮。

    然后按他的要求化上淡妆,戴上一些首饰和装饰品,穿一双乳白色的高跟鞋。

    出发前他摸着我的柔长秀发,对我说:“好好的表现,不要让我失望。”

    我顺从的点点头。

    出到外面,我才知道这是折磨的开始,大幅度的走动都让我的下身很难受,特别是坐在车里,路上稍微一颠簸几根东西都顶住了我,我几次忍不住低低的叫出声来。

    我不敢在座位上坐实,要用手微微的撑起上身来,很辛苦的到达了目的地。

    而到了舞会上,我要跟别人应酬,假笑着聊天,我真不知道我怎么熬过来的。

    他的一些上级邀我跳舞,还好这里是比较高级的场所,跳的是慢舞,我起码能很别扭很勉强的维持我的仪态,要是平日他和那些哥们去的舞厅,我想我跳两下就会晕死过去的。

    后来我一直是坐在椅子上,不敢到处乱动,不到半小时,我感觉牙刷的尾端把我的小腹深处插的很痛,阴茎则把我的子宫顶的生疼。

    发夹还好,只是在家里刚进入的那个过程有点刺痛,以后倒没什么了。

    谁能相信,在我美丽的外表下,居然隐藏了这么多羞人的秘密。

    他不时的注意我,看到我勉强的笑容,似乎感到极大的满足。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感觉是那么缓慢,简直是一种煎熬。

    到后来,我几乎要晕眩过去了,连坐都坐不稳,浑身冒冷汗。

    只希望快点回到家,让我解脱吧。

    终于,恶梦就要结束了。

    回到家,我的尿已经憋的很急。

    虽然没吃饭,但我还是有喝水的,而且今天只排过一次尿,现在。

    他只拔出了那根阴茎。

    知道我要排尿,他要我就这样去拉,而且反绑住我的手,和我一起进了厕所。

    我坐在马桶上,双腿被他高高的抬起,为的是方便看我排泄的过程。

    等了好一会儿,我感觉下面终于放松了,细小的尿水开始淅沥沥的流淌下来,发夹也一起出来了。

    一阵阵的痛楚传上来,泪眼模糊,大概是发夹已经磨损了我的尿道壁。

    断断续续流了很长时间,他有时把头伸到我下身,舔食我的新鲜的尿液。

    “很好,接下来,把牙刷也一起排出来吧。”

    我尽量的用劲,用劲。

    其实肛门已经快要没感觉了,但还是能感到牙刷在一点点的排出体外。

    我的羞耻让我不能睁开眼睛,但我知道,牙刷头,那最难熬的部分已经出来了。

    之后顺利了很多,终于掉落在马桶里。

    我喘息著,虚弱无力。

    一天没吃饭,再加上今晚的折磨,我的体力已经不支了。

    “给我喝一点水好吗?”我无助的哀求他。

    他解开了裤带,露出他硕大的阴茎,对着我的脸。

    “要喝就喝我的水吧!”我张开了口,抬起头凑进他的下身。

    他撒出来了,热呼呼的液体打在我脸颊上,他很快调整好角度,泻进我的嘴里。

    我口还是张开着,而喉咙则吞咽著。

    他在晚会上喝多了啤酒,此时也很憋了,由于水分多,他排出的尿液味道还不是太浓,我勉强喝了一些下去,然后只是配合著他,微微张著嘴。

    我想我的姿势和神情激起他极大的欲望,他见我不再喝了,就撒到我头上,浇的我满脸都是,头发湿漉漉的,然后还有我的衣服、裙子,全都湿透了一大片。

    他排了很长的时间,尿液浸满我全身,终于,他心满意足的停下来了。

    “你今晚好乖啊。

    好好的洗个澡出来,等下给你吃点东西。”

    帮我松开了手。

    我感激的看着他,他满意的离开了。

    我洗了很久,把身体洗的干干净净。

    还有用女性的护理液洗了下身,有消毒作用。

    我出来后休憩了一会儿,他才从厨房里出来。

    “等下给你吃一些香蕉,不过之前有个要求,要先帮我口交。”

    我当然顺从了。

    他已经把衣服脱光了,直挺挺的阴茎又粗又硬。

    他舒服的靠着墙角仰坐下,屈起大腿分开。

    我跪下来,握住阴茎的根部,轻轻的把龟头含入嘴里。

    他很爽的颤抖了一下。

    我先用舌头在嘴里舔食著龟头,他的阴茎粗壮而光滑,色泽也比较白,龟头很幼嫩,样子没有平时被迫看的那些A片的男主角那么丑。

    我绕着沟冠处游走了一会儿,退出来,又去舔别的地方。

    我舔他的屁眼,会阴,他舒服的直颤。

    然后把阴囊吃在嘴里,再含他的阴毛。

    最后我又回到阴茎上,用舌头勾住它的根部,一遍遍来回的舔著,自下而上,时而从中间横著咬住。

    他今天还没洗澡,阴部带着特别的骚味和刺激味,但我不能表现出半点厌恶。

    我一直舔弄到龟头处,整根阴茎都干净了。

    现在,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口吞进了半根阴茎,含住吮吸起来。

    这些动作已经很熟悉了。

    “滋、滋。”

    轻微的唾液和摩擦声,极大的刺激着他的快感。

    精液渗出来了,混合著我的口水,顺着阴茎流下来。

    我开始用嘴上下套弄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抓住我的手反扳到背后,这样我的重量就倾斜在头部,他一按,我整个头低下去。

    阴茎已经顶到了喉咙他还不肯放松,我尽量的吞咽,龟头已经到达深喉,整根阴茎被我吃进三分之二,再进去的话可能会插穿我的喉管了。

    我的屁股翘的很高,屁眼向上。

    他已经支起了上半身,此时一只手仍然扳住我的手臂,另一只手越过背后伸到我的屁股,中指摸索着我的屁眼。

    找到了缓缓的用力按进去,然后揉搓了几下。

    我那里本来已经在隐隐作痛,他的手又干燥,被他一搞我不由得一颤,颤动传到他龟头上,他很爽,于是就继续抠我的那个地方,甚至把中指完全插进去。

    终于,他快要泄了。

    他松开我立起身来,我跟着仰起头,再度用手握住那里的根部,嘴巴抽出来,快速的套弄著。

    “喝下去!”他泄了,彻底的泄了。

    精液量还不少,味道倒没浓精那么腥臭,我一口一口的咽下去。

    他满意的在我嘴里泄完最后一丝,又放进里面喘息停了半分钟。

    我的嘴已经累的发酸了。

    他拿来了一碟刚切好的香蕉片,另一只手上是一个玻璃瓶。

    我知道那是什么,他以前告诉过我,我不在家时他手淫后都会射在瓶子里收集起来,等哪天多了会让我喝给他看。

    那是一个装酒精用的瓶子,大约有300多毫升,已经有半瓶多了,平时放在冰箱里保鲜。

    这么多,大概积累了很多次了。

    他再拿来一个高脚的酒杯,倒了瓶子里的一半进去,摇了摇交给我:“先喝了吧。”

    接过来刚到嘴边,里面的腥味就透上来,很浓稠的精液啊。

    我想一口喝光它,但是他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先告诉我要一口一口的喝。

    我反胃的厉害,不时的作呕,很艰难才喝完它,还要伸舌头进去舔干净。

    我觉得我不用再吃东西就已经饱了,喉咙里很粘,很想把胃里的东西全都呕出来。

    他把剩下的精液全部倾倒在香蕉片上,搅得黏呼呼的递给我。

    饿到极点的我这时才开始吃今天的第一顿,虽然很腥味很恶心,但我还是全吃光了。

    他很满意的搂着我睡觉了。

    而疲劳无奈的我,很快就昏沉沉的睡着了,明天星期一还要早起上课。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